上海卫计委原副主任获刑19年 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2015-02-15 15:13:17    来源:新华网

上海卫计委原副主任获刑19年 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黄峰平

【1100余万元财产来源不明 上海市卫计委原副主任黄峰平被判刑十九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今日一审宣判上海市卫计委原副主任黄峰平被控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被告人黄峰平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职务侵占罪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九年。黄峰平未当庭提出上诉。

现年50岁的黄峰平,系沪上知名神经外科专家,曾任上海多家医院副院长、院长、上海市卫计委副主任等职务。

2010年5月,黄峰平在担任上海某中心医院院长期间,指示医院职工购买了价值近8万元的爱彼牌手表一块赠送他人,并以其他单位赞助医院的7万元报销了部分购表款。上述手表被退回后,黄峰平将其侵吞。

2003年至2013年,黄峰平在担任上海某三甲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上海某中心医院院长等职务期间,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销售、物业费缴纳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药品销售人员、医药公司副总经理、医疗器材公司销售经理、物业公司总经理、医疗小组等给予的现金、金条等财物共计301万余元。

2009年12月至2013年5月,黄峰平在担任上海某三甲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以及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主任委员期间,多次负责医学会神外分会年会等会议的会务工作。在此过程中,黄峰平通过医院工作人员王某及旅行社副总经理李某(均另案处理),侵吞赞助款141万余元。

截至案发时,黄峰平拥有的家庭财产及支出中,尚有1100余万元的差额未能说明来源。

2013年12月,黄峰平被依法逮捕。2014年7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法院提起公诉。同年8月,上海一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过程中,被告人黄峰平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部分贪污及受贿事实存在异议,并认为黄峰平不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上海一中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峰平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财物共计7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给予的钱款共计301万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利用其在医学会神外分会担任主任委员的职务便利,将属于医学会的财物141万余元非法占为己有,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且数额巨大;黄峰平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且有1100余万元财产差额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且差额特别巨大。黄峰平犯有数罪,应予并罚。

被告人黄峰平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主动交代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收受贿赂事实,并能如实供述贪污、职务侵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事实,可认定其受贿犯罪具有自首情节,认定其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具有坦白情节。综合考虑黄峰平到案后的认罪、悔罪表现,且本案的赃款、赃物均已追回,可对黄峰平酌情从轻处罚。

据此,上海一中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黄峰平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百五十万元;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四十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犯罪的违法所得和来源不明的财产予以追缴。

法院宣判后,黄峰平未当庭提出上诉。

据上海观察报道:

他之前有许多个为人所熟知的光鲜身份,诸如国内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上海市卫计委副主任、上海市政协委员等等。曾经热播的《心术》里的某位大佬人物,以他为原型。

案发之前未久,黄峰平还拿了奖。一个是全国医学科技进步二等奖,另一个是上海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黄峰平是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常委,曾有传闻称,黄峰平的发展可能不限于上海。

去年9月,黄峰平被长沙警方监视居住。警察进入他在松江的家中时,发现了400多个未拆封的信封,打开车库里的汽车后备箱里,散放着两根500克的金条和数十万元加币、美元、欧元等。

检方指控黄峰平的犯罪涉及三项罪名:

第一项是贪污罪。2009年至2013年间,黄峰平利用担任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等职务便利,在负责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会务等工作中,通过医院工作人员王某及临江国际旅行社副总经理李某侵吞金条、美元,报销个人机票、旅游费,侵吞公款购买手表等共计贪污148万余元。

第二项是受贿罪。2003年至2013年间,黄峰平利用担任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等职务便利,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物业费用支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医药销售人员、医疗器材公司销售经理、物业公司经理、医疗小组负责人等给予的现金、金条等贿赂款物共计301万余元。

第三项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至案发时,黄峰平的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尚有1100余万元的差额不能说明来源。

此前,外界盛传黄峰平因涉葛兰素史克(GSK)商业贿赂案而落马,他有近亲属在葛兰素史克公司任职,妻女家人已移居加拿大。然而,28日的庭审中,自始至终未出现葛兰素史克的字眼。

三项罪名后的细节触目惊心:

黄峰平曾经负责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的经费筹备,当时,黄峰平一番奔走,各药企奋勇争先,以能争取到一个广告展位为幸事。截至案发,50家药企赞助的近700万元中,除会务支出等外,有近50万元结余,黄峰平用这些钱买了两根500克的金条送礼,对方退回后,他就自己放在车里。他还购买了大量的购物卡,兑换外币给妻子使用,并大肆报销发票。

黄峰平这样为自己辩解,“因公出国,你坐出租车,司机给你的票是手写的;到饭馆里吃个饭,只能拿到一个清单;买个小礼品、给个消费,也没有发票。这都没法走财务啊,我用结余的经费报销,很正常很合理。我从2006年开始就担任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科分会的主委。没有人告诉我,医学会的资金不能用。那些钱是我辛辛苦苦拉来的,自己用一点,有什么不可以呢?

一位熟悉黄峰平的人用“胆大”二字来形容他。常有人找黄峰平帮忙,想让自己经销的药品和耗材进入医院的目录,黄峰平一般都会打招呼。起诉书上指控的受贿事实中,有三位药企代表。黄峰平在十几年前就认识他们了,那时黄还是“小医生”,这么多年下来,都是老朋友了。

值得注意的是,有150万元受贿款是四个医疗小组送来的。医疗小组的钱有3个来源:病人家属的红包、会诊费、药企的回扣。黄峰平说,自己是作为医疗小组的资深医生,定期去查房、手术,更多负责医疗把关,“药企给医生开回扣是由来已久的惯例,在给医院的15%之外,还要有给医生的好处费。医疗小组收的钱,大大小小的医生、护士每个人都会分到一点,当然是按作用和贡献大小,是一笔灰色收入。”

作为国内著名神经外科专家,病家为了找黄峰平看病、开刀,往往不惜重金。他时常到外地会诊,对方支付的费用也相当可观。查获的400多个信封里,有的已有10年以上的历史,他从不打开,“我估算这些信封里至少有五六百万,所以你们说我有一千多万财产来源不明,是不准确的。来源是明确的,只是我说不清每一笔都是谁给的,但大多数信封上都有单位和名字。”

谈及红包、回扣这些,庭上的黄峰平语气平淡如水。圈里的坏风气,早已腐蚀了这位曾经的年轻才俊,他有过无数次拒绝的机会,却任贪欲毁灭了自己。

“我是认罪的”,在最后陈述中,黄峰平向曾经工作的单位、老师、学生致以歉意,对父母和家人深感愧疚,希望法庭给自己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然而,等待他的,或许是超过10年的牢狱生活。

黄峰平,生于1965年10月,浙江上虞人。1996年毕业于原上海医科大学。之后长期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工作,历任该院神经外科副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并曾先后兼任该院属下多家分院和中心医院院长。2012年5月,黄调任上海市卫生局副局长,分管基层卫生处(合作医疗管理处)、科研与教育处。案发前,任上海市卫计委副主任。

相关标签 上海卫计委  副主任  获刑  千万财产  来源不明  
德州 山东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图片